?
新生植发“1元低价套餐”被指虚假广告 多名学生消费者投诉门店“
  作者:admin     发表时间:2022-08-15    

  中国网财经11月30日讯(记者杜丁 见习记者安荻)“0.1元毛囊检测”、“1元种植200毛囊单位”……新生医疗美容有限公司旗下品牌“新生植发”在多家电商平台打出“低价套餐”广告,吸引了大量脱发人士的关注,但却频频遭遇“虚假广告”、“诱导学生网贷消费”的投诉。

  据媒体报道,消费者曹先生今年7月在一款软件上看到新生植发“1元种植200毛囊单位”的广告,到店后,却被轮番诱导,最终通过网贷APP贷款消费了15000多元。而在媒体的暗访中,消费者前去门店体验新生植发的“0.1元体验植发”,最后却被“忽悠”花了28000元。

  “0.1元毛囊检测”、“1元种植200毛囊单位”,到底是真优惠还是低价“导流”?对此,中国网财经致函新生医疗美容有限公司,截至发稿,未收到任何回复。

  北京盈科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王贝贝在接受中国网财经记者采访时表示,以低价广告吸引消费者,而实际产品情况与广告不符,可能涉嫌虚假广告或欺诈。

  据报道,今年7月,曹先生在一款手机软件上看到“1元种植200毛囊单位”的广告。点开广告,并私信客服后,曹先生被告知“带1元钱和身份证就可以”,而约定的体验门店是广东中山的新生植发。但当曹先生到店后,发现广告中宣称的“1元产品”并不存在,工作人员表示只有两种“套餐”选择,一种12600元,一种39000元。

  曹先生称,在自己表示没有这么多钱之后,工作人员直接跟他说“手机拿来,我帮你下个东西”,随即便帮他下载了一款网贷产品,并操作了上传身份证照片、扫脸等流程,最终曹先生通过该网贷产品支付了12600元植发费用(分24期还款,本息合计15000多元)。

  对此投诉,中国网财经记者以消费者身份向新生植发北京某门店工作人员咨询“1元套餐”的活动,该工作人员表示,该套餐是“1元试种”活动,给大面积脱发的人群试种200单位看看效果,“该套餐只种植正方形,一般只做全光裸部位,这样才能看出效果。”

  当记者追问,消费者到店后是否可以只做“1元试种”项目,该工作人员表示“不可以”,并表示“1元试种”前,还要缴纳“体检费用300元”。

  值得注意的是,就在中国网财经记者就“1元套餐”项目给新生医疗美容有限公司发送采访函后不久,前述“1元种植200毛囊”的低价套餐广告就从各电商平台下架了。

  中国网财经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在某第三方投诉平台上,有不少像曹先生这样的投诉案例。有消费者表示,“通过广告得知深圳的新生植发有‘免费毛囊检测’,结果到店后,店员说是需要会员才可以检测,并反复诱导劝说刷卡或贷款支付,最终刷卡2000元后才回到家中。”

  “一开始在网上看到温州新生植发的广告,说是免费检测毛囊,加完负责人微信后,说是一个疗程五六百元,两到四个疗程治好脱发,结果去的时候,一群人围着我,让我买一个一万二的套餐,我说没钱,他们就让我办理了一个什么分期付款,现在每月要还1千元。”

  对此,王贝贝律师表示,虚假宣传是指在商业活动中,经营者利用广告或其他方法对商品或者服务做出与实际内容不相符的虚假信息,导致客户或消费者误解的行为。《广告法》在第四条中明文规定,广告不得含有虚假或者引人误解的内容,不得欺骗、误导消费者。广告主应当对广告内容的真实性负责。

  王贝贝强调,“商家以低价宣传‘一元种植200毛囊单位、0.1元检测毛囊、免费检测毛囊’,吸引消费者到店,其实际提供服务与所宣传的广告不符,涉嫌虚假广告或欺诈消费者。”

  据介绍,植发行业内公认的定价公式为“植发价格=毛囊单位数量 * 毛囊单位单价 +(手术费,护理费,耗材费,检测费用等)”,国内植发行业普通医生植发10~15元一个毛囊单位,而技术好的知名医生,每植发一个单位,报价在15元以上,有的甚至超过20元一个单位。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某些植发机构在互联网上发布的广告,如“1块钱植200毛囊”、“打包价XX元全包”,大多数是以低价“导流”吸引患者,而“正规的植发机构价格公开透明、签约植发,不会通过其他方式随机增加收费产品或服务项目,术前确定的毛囊数量和价格在术中不得改变,并根据患者的脱发程度推荐相应的服务项目。”

  中国网财经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新生植发在“低价导流”之后,“诱导消费、诱导办理网贷”紧跟其后。

  在某第三方投诉平台上,有消费者投诉称,北京新生植发门店工作人员拿着用户的手机,代为操作办理网贷,却没有提示网贷会产生高额利息。还有用户投诉称,“2021年8月15日去深圳新生植发医院,医生给的贷款利息高的很,去做植发手术花了两万多,后面疗程没做过,想退款不给退”;“10月1日看到新生植发广告,说植发价格透明,到了之后各种理由让我交钱,公司强制拿我手机操作的贷款分期,什么项目没有做,一万多块钱不退给我”。

  对此,王贝贝表示,民事领域的欺诈,是指以使人发生错误认识为目的的故意行为,包括虚构事实与隐瞒真相两种具体的行为。如果商家通过欺诈手段,帮助消费者完成消费贷,该合同是因为第三人的欺诈而订立的,根据《民法典》第149条之规定,第三人实施欺诈行为,使一方在违背真实意思的情况下实施的民事法律行为,对方知道或者应当知道该欺诈行为的,受欺诈方有权请求人民法院或者仲裁机构予以撤销。

  “在此种情况下,若当事人了解项目后,明确表示自己有消费的意愿,需要贷款完成,那么该行为就是商家正常的经营行为;若是因店员的欺诈,违背自身真实意愿而订立的一系列消费、贷款等,则有权向法院或仲裁机构提起撤销“,王贝贝强调。

  此外,记者注意到,在众多新生植发“诱导网贷”的投诉中,还有不少“学生”用户。

  有用户投诉称,“我是一名学生,2020年12月在成都新生植发那边办理了一个34000元一年的疗程,但是我发现与它所说的事实不符合,所以想要退款,但是(新生植发)不给退,交费是通过第三方软件即分期付款办理的,操作都是店员操作的(我的手机都是她来操作的)”。

  另一位用户投诉称,“2020年8月,在合肥新生植发,他们让我去做头皮检查,然后说我的头皮不办理疗就要完蛋了,然后让我办理两万多的套餐,我说没钱,还是学生,他们说让我办贷款,一步一步教唆我”。

  还有用户投诉称,“本人是北京某高校学生,2020年12月在新生植发客服的一再催促下,去了北京新生植发查脱发严重问题,结果我去了以后,查完原因给我推荐护发产品,并给我推荐了两种护发产品,价值2800块钱,并说你想要就给你办贷款,然后用我的手机下载即分期,并让我在办理贷款过程中说‘我不是学生’等话语,就给我办了贷款”。

  对于消费者来说,植发手术付出的时间、金钱和精力都比较多,因此他们对植发的效果也有更多的期待。艾瑞咨询发布的《2018年中国植发行业研究报告》指出,植发效果是植发人群最关注的因素。而记者在调查中发现,新生植发的术后效果饱受消费者诟病,在小红书等社交媒体平台上,存在大量“体验不佳”的用户分享,有消费者甚至因效果不达预期,与新生植发对簿公堂。

  记者在小红书检索“新生植发”的相关笔记,发现有不少用户分享了“体验不佳”的感受,如有用户表示“真是个骗子中心,每次去基本都要在耳边疯狂推销各种疗程,事实证明都没有用”,还有用户称“新生植发没有效果,千万不要去!”

  在某第三方投诉平台上,有消费者表示,“斑秃治疗没有效果,说三个月可以长头发,过了一年没有一点头发”;“2019.3.14在南京新生植发花费31000元至今1年多,头发成活率很差,没有能够达到我预期和他们广告的效果,现在要求退款部分费用,医生却推卸责任”;“本人在成都武侯区新生植发种植头发,植发大概过了半年时间,我一直在给医院反应掉发,医院表面上检查了,回复说正常的,但术后一直掉了半年,快到一年再去医院检查(和医院签订合同期限是一年),头发没有达到(承诺的)存活率”。

  对此,王贝贝律师表示,根据履行情况和合同性质,当事人可以请求恢复原状或者采取其他补救措施,并有权请求赔偿损失。故此,根据具体情况,一般情况下消费者对于剩下还未做的疗程如果还没付款的可以不付款,已经付款的可以申请退款。

  还有用户因植发效果不佳,起诉新生植发。2021年3月3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刘某某与重庆新生医疗美容医院有限公司医疗损害责任纠纷一审民事判决书((2020)渝0107民初14731号)。

  判决书显示,高校教师刘某某诉称,在新生植发治疗以前,头发发质比较细软,但无脱发现象。主治医生杨主任对原告发质进行检查后,口头承诺可以通过治疗显著增加头发的直径,改善发质,但未向原告出具治疗结果保证书,也从未告知原告治疗可能不会对发质有改善效果,也从未告知原告治疗可能会导致发质受损的任何说明。一年的治疗期结束后,原告发质没有任何改善,相反头发变得更加稀少,发质严重损坏。最终,对于刘某某的起诉,法院判定“证据不足,无法证明脱发系由于接受了新生植发的医疗服务引起”,而未支持用户的诉求。

  公开资料显示,新生医疗美容集团有限公司于2016年03月25日成立,法定代表人林凤飞。新生植发成立于2001年,在全国40多个城市覆盖毛发管理中心。